中国式产业园区未来发展的 19 个重大趋势!

产业园区已经成为我国经济发展的重要引擎、各类产业成长的重要平台,是我国新型城镇化建设的重要路径,同时也是我国参与国际经济竞争的主战场。目前我国经济进入新的发展阶段,产业园区转型发展面临19大趋势。

产业开发法制化

随着国家和地方相关法律法规的出台,为产业园区的开发、建设、运营、管理提供了法律遵循,产业开发逐步实现法制化。

 

开发主体市场化

产业园区开发一般有政府主导型、政企合作型、企业主导型三种开发模式。随着政策逐步收紧,地方政府在园区开发中的作用逐步减弱。

 

产业定位精准化

产业定位直接决定着园区的成败。随着经济发展日渐成熟及竞争的日趋激烈,园区的产业定位只有更加精准化,才能为招商、制定政策等环节的工作打好基础。应在对各细分产业的外部发展环境和内部发展条件进行系统分析和整合对比的基础上,得到科学的产业发展组合,使园区产业定位更加精准,这样有利于打造产业生态圈,使园区内企业获得更加良好的生存和发展空间。

 

要素配置软性化

要素条件配置是园区形成产业集聚的基础。近年来,税收、土地、财政支持等传统招商手段已经迎来宿命的终结。企业更多关注于是否有充足的劳动力和人才供给、资本是否活跃、社会服务与政府服务是否到位等软性要素的配备。特别是互联网、信息类等高新技术行业,企业最为关注的要素为高级人才、政府服务、同业集聚、政策和生活服务等项要素。

 

产业发展生态化

在精准化产业定位的基础上,园区产业形态在向生态化方向演进。

30 多年以来我国产业园区在产业形态上的演进大致分为四个阶段。

这四个阶段的园区目前都可以在国内的经济版图中看到。由于不同地区的要素禀赋不同,不同产业对园区形态要求的不同,国内目前主要是第二代园区和第三代园区占据大部分比重。但随着以高新技术企业为代表的“新经济”的快速发展,第四代产业园区正在迅速崛起。

 

产业转移西部化

随着加工贸易传统竞争优势的削弱,新一轮产业转移正在逐渐形成。沿海地区企业异地投资(搬迁),或境外投资,或省内转移,或搬迁到省外。如果环京地带借助北京产业疏解的大潮坐享了一波红利,那么在沿海产业转移的趋势中,制造业向着西部迁移绝不是个案。

 

产业升级科技化

现代的产业发展不同于传统工业发展模式的特性,产业园区项目引进从强调引进大型公司向科技型中小企业集群转变。

随着高新产业系统化、交叉性的增大,使得科技研发与转化的复杂性日益加大,从而大规模研发的系统风险大大增加。在总体方向下,将研发课题市场化、模块化、专业化,采用小规模研究,充分利用其灵活性,可有效分散风险和加快科技研发速度。

 

产业园区整合化

产业园区整合是大势所趋。过多的园区带来了产业同质化、产能过剩、低水平竞争、合作缺失等诸多弊端,为了吸引企业入驻,各地再“拼优惠”,形成恶性循环,既造成了资源浪费,也削弱了园区间相互合作,功能互补的基础条件和可能性,制约了区域整体水平和发展潜力。产业园区需要进一步整合以形成新的集聚效应和增长动力,引领经济结构优化调整和发展方式转变。

 

园区竞争平台化

园区之间除了拼政策、拼区位,更重要的是品牌、管理、资源和生态网络之间的较量,是不同平台间的竞争。园区在发展到一定阶段后会面临空间的局限,进行异地拓展将是必然选择。在异地拓展时,品牌输出、管理输出和产业生态输出将成为关键。有实力的产业地产商不仅能通过品牌和管理输出来打开发展空间,更能将自身资源和产业生态导入到新的区域,这将成为未来产业地产商最为重要的竞争力之一。

 

园区产品迭代化

30 多年来,我国的产业园区也经历了四代产品的迭代,以适应不同阶段产业的需要。以单纯的物理空间到开始注重产品功能,再到注重配套设施和更多考虑产业需要,园区产品的迭代化,是必然发展的趋势。

园区服务中介化

随着企业对服务的需求呈现多样化、专业化趋势,园区开发运营公司已经没有办法提供这样的服务,引入各类专业服务商成为必然。

这些专业化中介服务机构的代表是以科技成果转化、公共实验室为主的科技创新服务机构;以人才就业、招聘、培训、高端人才引进为主的人力资源服务机构;以创业投资、融资中介为主的金融服务机构;以企业宣传、推广为主的商务服务机构;以财务、法律、管理咨询为主的专业服务机构等。

 

园区政策个性化

原来各地在招商引资时,常用的政策手段是土地、税收和财政支持的“老三样”。随着国家政策收紧,原有的手段逐渐失灵。

面向未来,在充分了解开发运营企业、入园企业、入园员工和服务机构等不同主体的需求基础上,根据产业定位和区域特点,针对不同主体分别制定个性化政策成为趋势。

 

园区配套社区化

随着企业员工对生活品质要求的升高,对社会服务配套的需求也大幅提升,只重产业不重生活的园区已经难以适应需要,直接影响了园区的招商工作。

在园区的社会化配套中,生活性服务设施、文化设施、娱乐设施、社交设施等逐步建立。建立居住细胞-邻里中心-综合片区三级生态社区模式,打造“5 分钟生活工作圈”已成为潮流。

 

招商体系专业化

随着园区产业定位不断聚焦,对招商队伍和招商人员的专业素质要求越来越高,传统的“全员招商”、“三同招商”已经难以适应形势的变化。园区招商工作要以专业化的园区规划为指导,以产业链招商为导向,差异化组合招商模式,综合线上线下资源平台,形成以“四化”为代表的专业化招商体系。

盈利模式多元化

传统的产业园区,盈利主要来源于售房、租房和物业服务收入。随着“新经济”的快速发展,园区物理空间成为“共享资源”,廉价甚至是免费提供成为趋势。相应的,园区的盈利模式也由传统的“物业租售模式”向“投资共生模式”、“服务模式”转变。园区开发运营企业不再和入园企业形成甲乙方关系,而是成为一家人。通过成立产业投资基金,入股入园企业,同时提供专业化的服务,共同享受入园企业的成长收益。

 

融资渠道结构化

产业园区开发通常投资巨大,在自有资金、银行贷款、销售回款等传统融资方式的基础上,越来越多的产业园区开发企业寻求在融资渠道方面积极创新,通过结构化融资方案解决资金需求,提升开发效率,降低开发风险。

 

投资参与跨界化

新形势下,产业园区领域的参与者已经不局限于原有的政府、产业地产商、房地产商,投资参与主体逐渐丰富多样,传统制造企业、互联网巨头、资本乃至媒体均开始涉足产业园区投资,投资主体跨界化趋势明显。

 

产业园区虚拟化

以互联网为代表的新经济正在蓬勃发展并对各行各业进行着深度改造。产业园区亦改变一贯重资产的特点,将会出现越来越多的虚拟化产业园区。

 

发展模式定制化

各个区域的经济发展水平不一,产业基础不一,其发展模式也必然不能千篇一律,照搬照套。各地发展模式呈现因地而异的个性化特征。其园区的产业定位与发展策略、产业招商政策等也需因地制宜、整体规划、量身定制。

招商引资工作一直以来都是县域政府推动经济发展的一项重要工作,在促进区域经济社会发展,提高财政收入的同时,也暴露出很多问题,值得引起我们的重视并加以完善和改进。根据企业对地方财政收入的贡献给予奖励,各地一般均有“面上政策”和“一事一议”政策。财政扶持资金作为公共财政资金,理应按照预算管理的要求纳入人大和社会的监督,实际情况并非如此。部分“一事一议”招商政策自由裁量权过大,导致腐败问题产生。